墨山无崖

安利买得有点多,先去吃(๑•̀ㅁ•́ฅ)
更新不定期掉落
微博@墨山酒

flag
出拂尘我就写秋水拂尘的甜饼

2017-08-07

【琴霸/歌霸】流霜01

亲友霸霸跟我一起开的脑洞

神经病书生琴X雪貂精霸霸的烂俗故事

爱看不看,洁癖取关吧

周聆本打算在入冬前赶到秦川地界,不想打头还是碰上了漫漫飞雪。

卷着大雪的冷风盈满了整个山谷。周聆搓了搓自己冻僵的脸,在不辱使命与保住形象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。

他在山庄脚下的小镇子里找到一家客栈。

客栈门口挂着暖红的细长灯笼,照亮雪夜的一角。推门走进去,仅有的烛光落在柜台上头,老板娘拥着棉袄昏昏欲睡,眯着眼一点头,恍然抬头才发现来了客,慢慢笑道,“客官住店么?”

周聆知道他们这儿为避免给柳家找麻烦,不接来路不明的客,便笑着客气,“在下是千岛湖长歌门下的学生,来替师尊送明年开春赏花会的柬,劳烦夫人给个地方捱一宿,明早我就上...

2017-08-05

【苍歌】凝碧池「上」

这个脑洞害得我失眠………

瞎捷豹乱写瞎捷豹摸鱼瞎捷豹篡改历史

自行避雷

我在这阴间居个闲职,每日不过引一些迷了路的鬼上渡头,给黑白无常省一省力。

恰逢人间烽火连天的乱世,鬼魂大批大批地涌进来,好在少有神志不清的,大多数都老老实实上了渡头过忘川去。我依旧不是那么忙碌。

这样一对比,那疯子就格外出众了。

他来地府第一日,我上去给他指了路,他却往那奈何桥头一倚,摆摆手说,“我还有东西没找到呢。”

他一身几分像乐师、几分像书生的白衣,抱着把破了口子断了弦的琴,披头散发,神色痴迷,身姿却是一等一的好看,倚在桥头的模样让人想起春日里的杨柳。

我不想对他用强,便问,“什么东西呢?”

他摇摇晃晃地直起身,抬起手绕了绕自己的长发...

2017-07-25

【剑道】踏雪无痕「07-10」

打游戏打废了………

07

谢羽来的第三天,酝酿了半月的雪飘了下来。

叶渺然早早结了白天的差事回来,怕他一个人闷得慌。推开门却看见谢羽站在书桌旁挥毫作画,画了一会儿又鼓着腮帮子把纸揉了。叶渺然看着他孩子气的脸,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。

他走路没声,把谢羽吓了一跳,“你……你回来啦?”

叶渺然看见他匆匆把纸团藏进袖子里,也不道破,问道,“手没冻着吧?我听师姐说你一直在画画。”

谢羽讪讪地笑了笑,“没事,这里还没有华山上冷呢。”

叶渺然嗯了一声,在桌子边坐下,倒了两杯茶。谢羽接过他递过来的杯子,捧在手里啜了一口,被烫得直伸舌头。

“你刚泡的?”叶渺然有些诧异。

“觉得你快回来了,就烧了热水……”谢羽的脸被热茶熏得暖红。

叶...

2017-07-19

【意最】溯流「七」


头好痛啊……

ummmmm开更之前想求同好扩个企鹅,这cp应该冷到没有同好群吧就不去找了(T▽T)有意私信好不亲爱的们

接到最光阴的电话时意琦行还在办公室看文件。

“怎么了?”

他此时说话都有点不过大脑,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。最光阴顿了顿,适应了几秒才道,“忙不,不忙我们去散步啊?”

意琦行这才从铺天盖地的数字里清醒过来,“啊……哦,我加班呢,抱歉啊。”

“……哦。”最光阴的声音低了下去。

那种显而易见的小失落有点像小孩,向家长别扭的讨要喜欢的玩具未果又不肯承认自己的失望。意琦行不由得笑了笑,声音难得地温柔:“周末也许没事。”

“真的啊?”最光阴的声音能让人联想到他的眼睛亮起来的样子,“那我们去公园逛一逛啊……...

2017-07-11

【剑道】惊鸿「下」

我回来啦
完结撒糖

那天叶惊鸿望着西湖水发了会儿呆,突然灵光一现想给林静深写一封信。

他抱着调侃的心思模仿林静深给他师祖写信那种柴米油盐的语气,边落笔边幻想某人展信时那副尴尬的表情,越想心情越愉悦,笔触飘成了一阵九溪弥烟,又飘成一阵风来吴山。

等到要寄的时候他才开始茫然,想起林静深漂泊的行踪,天涯之大,没哪个地方被林道长当作家,就连纯阳宫也不一定当得起这个字眼。

但他还是寄了,抱着纠结的心态。

三个月后他出乎意料地收到了回信。那天是西湖的早春,莺歌燕舞的,断桥抖落了残雪迎着朝阳渐暖的光。信使从码头那抱着一个大盒子走进来吆喝了个遍,最后才道,叶惊鸿,你的信!

刚刚还在听惊鸿师兄讲扬州歌女故事的小师妹,眼睁睁看...

2017-07-08

【苍歌/苍琴】拜无忧

还有什么比码字中途摸鱼更快乐!

正经苍云X正经长歌

两个正经人不可思议的故事。

听着拜无忧脑的就叫拜无忧吧,其实跟拜无忧歌词也没什么关系。

天子的使者雁门三天了。

长安来的高官,被北地铁灰的天气冻得很焦躁。他在不安地把狐裘裹在臃肿的身上,努力挪动身子靠近炭火,同时低声跟同僚抱怨:“倒了八辈子血霉,捧上这么个差事,来这冰天雪地里活受罪……还受气!”

同僚是个中年人,脸颊瘦得凹下去,一副嶙峋的身子骨撑着太多人情世故,不堪重负的脊背早早弯了下来。他听这话只好苦笑,“有什么法子,那位固然年轻……也是上头指的呀,咱们这低人一头,还是得把气包着不是。”

高官哼了一声,道,“还不是靠江湖上不三不四的背景!”

“不三不四?”...

2017-07-06
1 / 4

© 墨山无崖 | Powered by LOFTER